三分彩200期走势图

廣繡走進恭王府 看古老手藝怎樣新生

2019-09-05 來源:

卜松竹

  中國是手工藝大國,廣州是手工藝重鎮。地處南海之濱,得交通之便,領風氣之先,在多元文化的交糅中,廣州地區很早便形成了極富地域特色的傳統手工藝生產和銷售網絡。特別是明清以后,依托對外貿易的領先優勢,廣州手工藝逐步迎來了自己的黃金時代。如今,以“三雕一彩一繡”為代表的廣州傳統手工藝,以“非遺”的概念廣為人知,重新回到人們的生活。除了老擁躉,新生代對它們的深邃魅力也越來越著迷。傳統手工藝在廣州這座老城市中的“新生”,到底給了我們怎樣的啟示呢?

 

  既要立足中華文化 也要擁抱現代設計
  本次《廣作華章——廣繡歷史文化與傳承展》由文化和旅游部恭王府博物館、廣州市文化廣電旅游局共同主辦,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展覽展示研究中心、廣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中共荔灣區委宣傳部共同承辦,在文化和旅游部恭王府博物館舉行。展覽從“一繡千年”和“一繡千面”兩個版塊展示了廣繡的歷史文化和當代傳承新面貌,并以廣府特色畫種“通草畫”進行故事演繹,意趣盎然地呈現了廣繡極簡史。
  廣繡指廣府地區的傳統刺繡,是嶺南地區歷史最悠久的繡種,自古以來備受皇宮貴族青睞,繡品及繡工常被進貢朝廷。唐永貞元年,南海(即今廣州)向朝廷進貢繡娘盧眉娘,年方十四的她“能于一尺絹上繡《法華經》七卷,字如粟粒而點畫分明”。明清時期,皇宮對廣繡越發喜愛,許多廣繡被當作貢品而進獻宮廷。在民間,廣繡日用品曾廣泛應用于廣府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展覽現場,昔日廣府人家以廣繡日用品百鳥圖掛飾,五子登科門簾等裝扮的廳堂場景,被精心再現。千里迢迢趕來的文物向北京的觀眾們傾訴著廣式生活美學。
  生于1963年的廣繡省級代表性傳承人譚展鵬,自小從母親、廣繡大師陳少芳那里認識和學習廣繡。他表示,應當用現代人的審美方式、語言表達方式去重新講述古老而有中華文化的故事、去演繹經典故事,還要以現代設計取勝。如人物的繡法,“傳統的人像刺繡,基本上只是追求輪廓準確,而沒有肌肉結構、沒有光影變化、沒有對質感的追求。現在我們刺繡的時候,是按照人體的結構、光影、肌肉與骨骼生長肌理,包括參考人物氣質等,來重新設計與演繹,讓刺繡人物對象栩栩如生。比如現在于恭王府展出的廣繡作品《紅線女像》”。
  廣州美術學院教授丁敏與廣繡非遺傳承人梁雪珍聯袂在展覽中推出了《時有微涼不是風》。乍看上去,它與傳統的廣繡“工藝品”大不相同,更像一件當代的綜合材料裝置作品:十來根長長短短的竹段連綴在織物之間;幾竿翠竹,三只小鳥,分別繡在幾層薄紗上;憑借它們的前后分布,加上底色的深淺搭配,營造出深邃的場景效果,讓人仿若望向竹林深處。作品構圖疏朗而節制,有大面積的留白。丁敏告訴記者,正如作品名所述,創作靈感來自古詩中的意象;而構思則是以嶺南女性的視角來展現滿目竹林美景。大色塊的組合、抽象的點線,加上三只精工繡成的小鳥以及真實的竹段,營造出一種竹林的感覺。這件作品入選了今年的廣東省美展。

 

  以市場為導向 以人才為基礎
  與其他刺繡相比,外銷是廣繡發展史上的最大特色。自秦漢以來,廣州就是對外交易中心,絲織業和刺繡業隨著海上絲路航線擴展逐漸發達。明代廣繡就被西方學者稱譽為“中國給西方的禮物”。清乾隆22年至道光22年(1757年~1842年),廣州成為全國唯一的通商口岸,廣繡遂成為歐洲皇室貴族的高級定制。骨螺染披肩、對襟漢式氅衣……這些從西方回購的珍貴文物展品,折射出當年歐洲上流社會對“中國風”的向往。
  譚展鵬認為,廣繡的發展一定要重視商業。他告訴記者:“現今的眾多‘非遺’項目都是在歷史上賣得火爆的產品,今天淡出社會需求的原因源于不重視設計環節。以廣繡披巾為例,它曾經被張冠李戴地在全球稱作‘馬尼拉披巾’(因在馬尼拉轉銷之故——記者注)幾百年。由于當年設計巧妙,針對不同地區有不同題材調整,成為適合全球貿易的產品。今天我們的設計,應該從此處得到借鑒。”
  丁敏認為,無論是廣繡還是其他傳統刺繡品種,要創新都必須擁抱當代,吸引更多優秀的設計師團隊參與。當代廣繡作品,應當更加注重形式感。過去那種以大片圖案鋪滿一塊料的習慣做法,對當代人的口味而言略顯單一;而且這樣做成本也是一個問題,只有有效控制成本,才有商業化的可能。從目前實踐來看,要推動廣繡的創新發展關鍵在“人”。一方面,是從業者觀念的更新和充實。另一方面,由于在價值觀、評價體系等方面有諸多“錯位”,設計師或其他“業外人士”與廣繡藝人們的溝通與交流就極為重要。比如在創作《時有微涼不是風》時,最初梁雪珍所使用的色線與設計的效果不完全契合,但通過溝通,梁老師帶病重選色線再繡一遍。梁老師的敬業精神令人感動,而兩人多年來的默契與信任也功不可沒。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人才隊伍的建設,長遠來看,廣繡的從業人群需要擴大,現在有時候是有合適的作品,也有訂單,但找不到足夠的繡娘。
  在展覽的研討會上,刺繡收藏家李雨來也指出,廣繡對于刺繡界的貢獻是非常巨大的,其中一個就是關于海上絲綢之路的市場導向。

 

  廣繡針法得到搶救 “新生代”傳人走進清華
  2006年,廣繡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遺代表性項目名錄,2018年被列入第一批國家傳統工藝振興目錄,來自政府和社會各界的共同推動,讓非遺時代的廣繡煥發新的生機。在此次展覽會上,各路專家各抒己見,對廣繡的未來發展提出了許多新穎的觀點。
  廣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辦公室主任黃艷認為,當下非遺保護工作的深化,需要建立在對傳統更深的了解中。這次展覽費了很多功夫,選擇了一些非常珍貴的古老廣繡原件,就是希望大家不僅看到當代傳承,更要看到當代傳承與歷史文化更緊密的聯系。關于廣繡的文化特質,首先它是鮮活的、充滿生機的,彰顯了廣式美學;其次它是包容務實的、善于變化的,反映了廣式智慧,這種文化特質直到今天仍然是存在的。她告訴記者,包括廣繡在內的廣州“非遺”,未來應當會更多地與“生活空間”結合起來,回歸到它們應有的、日用的形式上去。
  廣州市非遺中心的專家介紹,近年,《傳統廣繡針法工藝全集》《廣繡教程》《廣繡針法說明書》等專著的出版,令傳統的面目更加清晰。展覽中特別展示了廣繡慕課、廣繡教程、針法說明書等工作成果。值得一提的是,一批非常珍貴的傳統針法,如起鱗霎彩、流星趕月等曾在歷史上演繹了無數廣繡精品的針法近年通過廣繡傳承人的努力得以恢復,又重新運用到新作品創作中。展覽也呈現了這批研究成果,讓公眾看到遺產與當代連接的更多可能。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藝術史論系系主任陳岸瑛認為,廣州在傳統工藝振興上有一些非常好的舉措:第一是基礎研究,比如對針法的系統研究;第二是人才培養,清華美院也深度參與了廣作新生代傳承人的培養工作;第三是宣傳,比如在恭王府辦高端展覽,各種非遺課的開發等;第四是轉換應用,比如非遺游的路線開發等。
  記者了解到,目前,廣州非遺進校園已形成蔚為大觀的熱潮。據不完全統計,僅廣繡就有18所傳習學校、廣彩有14家傳習學校、廣州灰塑有7家傳習學校,同時廣繡、廣彩、廣州木雕、廣州玉雕等項目已進入廣州美術學院、廣州大學等高等院校教育。

 

  來源:《廣州日報》

三分彩200期走势图 真人龙虎的问路技巧 高安区怎么赚钱 欢乐炸金花 彩票计划软件源码 欢乐捕鱼人礼包兑换码 竞技摩托官方中文版 500元 倍投方案 稳赚 尊尚娱乐 金百博时时彩稳赚 牛牛手游平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