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彩200期走势图

廣東開平僑鄉民國建筑裝飾的特點與成因及其社會意義(1911—1949)

2019-04-29 來源:

譚金花

  中國早期的僑鄉因為華僑的回歸而于19世紀和20世紀之交逐漸形成。最出名的有四處:以福建廈漳泉地區和臺灣金門地區為主的閩南僑鄉,以廣東五邑地區為代表的五邑僑鄉,以廣東潮州和汕頭為代表的潮汕僑鄉,以廣東梅州和興寧為代表的粵北客家地區的興梅僑鄉。五邑地區的華僑多旅居北美和澳大利亞等國家,而其他幾個僑鄉的華僑多旅居東南亞諸國。
  20世紀二三十年代,各地僑鄉都有華僑回鄉建設家園。然而,建設的目的與方法則因華僑當地的文化和居住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的不同而各有特點。以東南亞為主要居住地的華僑回鄉建設的目的是光宗耀祖、盡孝或者投資,建造者往往不把鄉下的新居視為自己的長久之家;而以北美、澳大利亞等地為主要居住地的五邑華僑因為當時的排華政策而無法在當地生根,故其建造目的是為父母、妻兒等親人營造一個舒適的家園,新建之居是他永遠的家,建造之時著重彰顯建造者的身份。再者,五邑地區的僑民與香港和澳門的關系非常密切,在文化和生活觀念上深受港澳思想的影響,對傳統的保守思想逐漸放寬。
  開平便是五邑地區富有北美僑鄉地域文化特征的地方之一。
  開平人多僑居在排華嚴重的北美和澳大利亞等地區,很多人把結婚生子、回歸祖國投資實業和建設家園作為終生的奮斗目標。他們當中的一部分人選擇在國內的大城市投資,但更多人則因經濟條件的限制和家庭觀念的影響,選擇回家鄉投資和建設。因此,歸鄉成家和建造家園成為大多數出國謀生的華僑的選擇。更重要的是,新建之樓也是他們自己將來從外國退休回鄉后頤養天年的處所。可以說,鄉下“家”的呼喚是五邑華僑回鄉建設的主要“拉力”,而在排華情緒高漲的國外,“無家”的感覺恰恰是華僑回家建設家園的主要“推力”。這些思想可從以下歌謠中得到體現:
  燕鵲喜,賀新年,
  爹爹去金山賺錢,
  賺得金銀成萬兩,
  返來起屋兼買田。
  根據《開平縣志》記載,起初開平華僑歸鄉建筑的房子仍然是三間兩廊風格的傳統民居:
  居式多橫過三間,富厚之家自一進至數進不等,中為廳堂,上起平閣以奉神祖,兩邊為房,皆置平閣以避水濕,屋內開天窗以透日光,屋上密排木桁以防盜賊,廳前三面以瓦為檐,謂之廊,天光下射如井,謂之天井。置門多于左右廊,開前垣其有由前啟門別起圍墻環之者曰兜金。村落無井近河便于汲水也,遠水之村有井,否則汲池塘之水以為爨。此全是舊式居處,方向不一,巷參差,四壁不通風。近年新建之村頗革前弊,然尚沿三間兩廊之舊,若稍事變更,便為村中干涉,謂其有礙風水。
  但到了20世紀初,開平僑鄉的民間建筑除了沿襲傳統嶺南建筑中“三間兩廊”的風格外,有些建筑的形態也在逐漸改變。如縣志所載,“新建之村頗革前弊”,新村空間規劃改良了舊村落民居建筑“方向不一,門巷參差,四壁不通風”的弊病,新建的廬式建筑也在通風和采光方面大大地得到改善。這些改善了的民居建筑有:為了防衛而建造的“碉樓”民居,為了追求生活的舒適而建的中西合璧的別墅——“廬”民居。這些逐漸崛起的僑鄉建筑裝飾常以模仿西洋風格為尚,參考及借鑒西方古典建筑的某些特征,融合本地傳統建筑的文化元素。
  一、開平民國建筑裝飾的界定與特點
  自2003年至今,先后有開平碉樓研究所等多家研究機構在開平鄉間開展了不同領域的田野調查工作,筆者把他們的調查結果進行統計,整理出民國時期開平的建筑情況:共有碉樓2019座(1833座為早年公布的數據),墟鎮中的騎樓建筑約有2000座,鄉村中西合璧的“廬”別墅有2850座,帶閣樓和拱券裝飾的兩層三間兩廊風格民居有13530座。其他同期興建的傳統民居建筑數量龐大,未及調查與研究。以上所有的建筑都有著不同風格的裝飾,普遍以西方柱式和拱券、壁畫和灰雕為主,每座建筑的裝飾風格和數量都不同,視主人的喜好和財力而定,多者可達幾十幅,少者也有幾幅。因此,若把這個數乘以一萬多座民國建筑來算,則恐怕達兩三萬幅,且主要分布在華僑較多的塘口、赤坎、百合、蜆岡、赤水等鎮。
  綜合田野調查所得的建筑裝飾的內容與種類,筆者把“開平民國建筑裝飾”界定為:民國期間,開平華僑在建造家園的過程中,利用傳統或者外來技藝和材料制作的非當地傳統題材的建筑裝飾作品。如:以表現當時僑鄉風貌及其僑鄉理想社會為內容的壁畫和灰雕作品,用本地嶺南傳統灰雕技法雕刻的西式花紋,以及普遍用于立面裝飾的西式拱券、古典柱式和屋頂的涼亭等裝飾手法。
  (一)西方建筑裝飾特征——華僑身份的象征
從開平的民國建筑裝飾可以看到近代以來嶺南地區建筑風格的發展歷程。比較常見的農村民居裝飾風格具有以下幾種情況:
  (1)文藝復興式建筑特征不時出現在開平的建筑當中,如文藝復興建筑的代表作——羅馬法爾尼斯府邸的窗戶裝飾風格在開平瑞石樓得到發展;意大利文藝復興建筑佛羅倫薩大教堂的穹頂也在開平的碉樓與民居中得到運用;各種羅馬柱式與拱券裝飾手法更是被廣泛模仿。
  (2)具有炫耀財富、追求新奇等特點的巴洛克建筑風格深得開平僑鄉民眾的接受且被廣泛模仿,并與本地建筑工藝融為一體,是開平廬建筑中最為普遍的裝飾風格。
  (3)多用于室內裝飾的洛可可式風格特征在開平民居的山花與門楣裝飾上較為常見,以卷草舒花、纏綿盤曲的弧線、S形線和旋渦等手法為主。這多見于1910年至1920年初的碉樓與民居建筑。
  (4)由伊斯蘭教與印度教文化融合而形成的英印建筑風格的穹隆頂由東南亞、中國澳門和中國香港傳入,成為富有人家的碉樓與廬建筑的頂部裝飾風格。
  (5)19世紀末20世紀初,新古典主義(或者折中主義)建筑風格在中國各大城市的租界內頗為流行。此種風氣也影響了僑鄉的建筑風格,部分由建筑師設計的民居、學校、圖書館也多傾向于此種建筑風格。
  (6)1929年,國民政府在南京和上海的市政建設計劃中提出通過復興建筑而復興中華文化的概念,倡導建造“中國固有式”建筑(又稱“中國復興式”建筑),因此部分公共建筑和私家樓房響應此號召而采用富有中國風格特色的綠色琉璃瓦坡屋頂,在屋檐與墻面裝飾上則趨向簡約。
  (7)20世紀30年代裝飾藝術風格風靡世界建筑界,開平的民居與公共建筑都有類似的裝飾風格出現,如建于1934年的赤坎永安里,整個村子的14座廬(別墅)建筑的門窗及立面都具有藝術裝飾風格的特征,類似風格的建筑在大部分華僑村莊都有。
  (二)現實題材的壁畫與灰雕——夢想中的僑鄉社會
  壁畫和灰雕是開平(嶺南)傳統建筑裝飾工藝,明清時代已經盛行于寺廟、祠堂和豪宅等建筑中。這些裝飾的傳統題材以山、水、花、鳥、蟲、魚等為主,表達民間的祝福和愿望,如富貴、如意、吉祥、多子、多福、多壽,以及成功、升官、發財、氣節高雅等。
  然而,近代以來,海外華僑歸鄉建造家園的時候所采用的壁畫和灰雕等裝飾,在內容與技法上都有著較大的差異。開平工匠在使用傳統技藝和礦物質顏料的同時,也開始嘗試使用西畫技法和進口顏料,如國畫、鏡畫、水彩畫、水粉畫、油畫等各種技法混雜使用,或者把西方顏料與本土顏料混合使用,在色彩上逐漸走向亮麗與張揚。壁畫與灰雕裝飾的內容逐漸從純粹的本地傳統轉向現實社會的題材,頻繁出現汽船、火車、飛機等象征西方社會文明的景物,以及小汽車、電線桿、高樓住宅、公園、學校、旋僑俱樂部等本地僑鄉的新生事物。
  樓頂的裝飾則以三角造型的山花為主,混合西洋花紋、渦卷、中式匾額及文字、望柱等。常常有蝙蝠、鷹、獅子、鳳凰、葫蘆、如意、錢幣、蓮花和木棉花等表示吉祥富貴的題材混在西洋花紋之間。
  (三)亭臺樓閣——追求舒適生活的象征
  在樓房頂部建造花園、涼亭是富有者身份象征的主要裝飾元素之一。歷史上,亭臺樓閣向來是生活無憂且有閑情者在自家花園建設的奢侈品,華僑把花園的概念運用于樓頂,他們不但在樓頂設置天臺花園,種植各式花草,而且建設各種風格的涼亭,如:中式的四角或六角攢尖頂,西式的拜占庭、羅馬甚至是錐形風格的西式穹隆頂。這些樓頂涼亭的建造,一方面反映了樓主欲通過涼亭來炫耀身份的初衷,另一方面反映了樓主對悠閑舒適生活的追求。
  這些西方風格的拱券、柱式、亭子、花紋在開平的大量使用有兩方面的原因。首先,它們起到裝飾作用,建筑立面的拱券、柱式和樓頂的亭子等元素最容易吸引鄉人的視線,成為地標建筑,提高樓主的身份和地位;底層欄板的洋花、大門與窗戶的裝飾能夠讓人近距離感受建筑的華麗,也是屋主身份的象征。其次,頂層的拱券回廊或者敞廊能夠很好地應對嶺南地區夏天炎熱潮濕的氣候,實際上對建筑起到了通風降溫的作用;比傳統建筑高出一米多的層高和四面墻壁上眾多的窗戶,都是應對嶺南氣候的重要手段;廬式建筑二樓或者三樓的大敞廊陽臺還是當地民眾用以晾衣服和曬農作物的地方,或者是每年農歷七月初七“拜仙”和農歷八月十五“賞月”之時,一家人團聚活動的最佳空間。
  二、開平民國建筑裝飾風格形成的因素
  (一)華僑海外經歷及其思想的影響
  開平人于19世紀中后期開始陸續出洋謀生,大多前往美國、加拿大兩國,也有部分前往東南亞諸國、澳大利亞及新西蘭等地。這些華僑在海外生活艱苦,語言、文化與生活習慣皆與西人迥異,不甚適應西方生活,加上西方多國排華法律對華工移民的限制,父母妻小不得隨其同行,再加上葉落歸根等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的影響,使海外華僑始終把回鄉結婚和建設房子作為人生的重大目標。回鄉建房的時候,華僑的這種思想就反映在建筑與裝飾的風格上。
  1、時代精神的影響
  民國初年席卷全國的改革浪潮讓開平有了改革的大氣候,建筑裝飾雖然是建筑房子中的一道工序,但其內容和技法的變革,反映了20世紀初中國農村最底層的村民,在從封建社會向近代資本主義社會轉型的過程中所表現出來的改革熱情,以及學習西方文化和科學技術的開放心態。
  海外歸僑建設傳統村落的時間多數集中在20世紀初至20世紀二三十年代,時人稱之為“模范村”。后來更擬建模范城市,希望可以借此改變鄉村社會貧窮和落后的狀況,《開平新業堂籌辦開平模范村招股簡章》如此闡述:
  人類以破壞而奮進,事功以建設而發揚。處二十世紀競爭劇烈之世界,欲求社會之文明,增進人群之幸福,非將數千年來之家族觀念庸腐惡習,廓而清之,另辟一璀璨莊嚴之新局面,養成一互助協進之新團體,不足以擠文明之境域,而與歐美先進國爭衡也。
  華僑們對改革的熱情和對新的民主國家的期盼之情,同樣在新居的對聯中表露無遺。如:百合馬降龍民居對聯“人權發達,世界文明”;百合依楊樓對聯“人權發達,民智日新”;百合碉樓對聯“惠此中國,宏我漢京”;蜆岡民居對聯“事業驚人華盛頓,英雄蓋世拿破侖”……這些對聯雖如口號般的吶喊,有失傳統對聯應有的對仗工整和深意,卻直接反映了改革浪潮下華僑的思想傾向。
  2、華僑在海外被歧視經歷的心理補償
  身處海外的華僑多在排華法案的陰影下生活,從事著比較低層次的工作,如開餐館、捕魚、種菜、開洗衣館等,居住環境也很差。由于政治、語言、文化的緣故,他們無法融入當地主流社會之中,更無法擁有被人尊重的社會地位。因此,他們回鄉建房子的時候多增加西方元素,并增加壁畫和灰雕的數量,盡量使其華麗堂皇而在鄉人面前顯得有面子、有地位,以此來彰顯其財力和海外歸僑的身份;同時,住在自己的高樓里,也大大地滿足了提高自己的社會地位的心理需要。建筑裝飾的華麗其實是華僑在海外被歧視經歷的一種心理補償,也是海外歸來造房者的一種“衣錦榮歸”的炫耀和華僑之間的互相攀比的結果。
  此種心態可從如下的當地歌謠體現出來:
  目下難糊口,
  造化睇未透。
  唔信這樣到白頭,
  只因眼前命不偶。
  運氣來湊,
  世界還在后。
  轉過幾年富且厚,
  恁時置業起洋樓。

  (二)僑鄉經濟的發展與建筑材料的引入
  民國期間,開平的經濟隨著僑匯的增多而發生很大的改變,逐步從農業社會向商業社會過渡。從20世紀二三十年代開始,僑鄉社會不少家庭主要依靠僑匯生活,或者將股份制投資的利潤作為日常生活開支的來源。隨著僑鄉經濟不斷發展,人們的生活相對穩定,樓宇和村落的建造極大地刺激了裝飾行業的發展。從以下《開平縣商業志》對當時經濟及建筑材料行業的描述,可見民國時期的建筑盛況:

  1932年,全縣墟市已增加到56個,商戶達4 285戶。赤坎、三埠、水口、蒼城、蜆岡等十多個墟市還修建了新馬路。
  民國七年(1918),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后,廣東革命政權經過十多年的治亂,政局比較穩定,生產有所發展。開平華僑紛紛匯款回家買地置田,建屋造宇,起洋樓,建新村……到民國二十一年(1932),全縣各鎮的商業行業及商號均有增加,經營建筑材料的石灰磚瓦店和鋼鐵店分別增至58家和26家。

  壁畫與灰雕的工藝雖然講究師承,但工匠在工作的過程中,也逐漸引入西方顏料、洋釘、水泥等非傳統材料,并把傳統工藝與外來材料混合使用。如使用洋釘代替銅線做立雕,將其在石灰水里浸泡之后使用,就能防止生銹;又在用于雕刻西洋花紋的傳統灰泥材料中加入少許水泥,使其表面光滑而質地更堅固持久。又或者為了達到某種效果,在進口顏色中滲入本土材料。五邑大學曾慶光曾經利用拉曼光譜技術抽樣檢測1938年完工的百合鎮旭廬和賀廬兩棟樓房的裝飾顏料,紅色與藍色顏料的成分與歐洲同期的顏料相同,但黃色顏料中則含有一些歐洲顏料中所沒有的成分。為此,筆者曾經采訪開平的工匠,他們說西方顏料和本土材料常常混著使用,如:為了增強灰雕的韌性而在浸泡石灰的時候加入禾稈草,制成的稿灰就比一般的紙筋灰要堅韌,但不如紙筋灰細膩;有時為了加強灰雕材料的著色和滲透力而加入本地的黃泥。20世紀30年代廬建筑盛行的時候,部分接受過西畫技法教育的畫人,也加入建筑裝飾的行列,赤坎鎮裕新油漆行的經營者馮鼎奕便是其中之一,他喜歡使用進口顏料繪制油畫風格的壁畫。此外,水彩和鏡畫技法繪制的壁畫也頗為常見。
  (三)西方建筑思想和建造業人才的傳入
  民國期間,隨著建筑行業的迅速發展,開平地區聚集了一批專業人員,包括建筑師、工程師、工匠和有經驗的建筑承包商。不少華僑子弟在海外攻讀建筑設計或者土木工程等相關學位歸來后,在香港、廣州等城市執業,同時也回鄉做建筑設計或者承包工程。如在香港執業的謝濟眾,回鄉幫忙設計謝氏宗祠——榮山謝公祠,該祠堂的后樓頂部采用拜占庭風格;畢業于美國加州大學的赤坎人關以舟則回廣州開建筑師事務所和在大學執教,他在開平的作品有赤坎關族圖書館、司徒拱醫務所和開平中學教學大樓;另一從美國畢業回廣州執業的黃重民在開平最出名的作品是赤水旗尾村的兩座紅樓。民國二十一年(1932)赤坎鎮司徒氏家族籌資八千元建筑通俗圖書館前的牌樓,邀請時在廣州的開平籍建筑師李卓作規劃設計。民國二十年(1931)沙塘鄉籌建沙溪圖書館,同樣邀請時在廣州三興建筑公司執業的開平工程師黃瑞設計。
  此外,有些公共建筑的大工程還邀請了外國建筑師和工程師參與。如開平華僑中學因為臨河而建,便從香港請來了外國工程師負責河堤的勘察和加固工程,臺山和開平的余姓族人在荻海興建的“名賢余忠襄公祠”的后樓則“乃以五百金雇西人騖新繪式”。這些專業人員在參與開平建筑的過程中,不僅為當地建造了有專業水準的樓房,還培養了不少相關從業人員。
  有一部分工匠和承包商,則是在香港、澳門和廣州的大工地工作數年后回鄉接工程,此類建筑商最為常見。他們可以提供從繪圖到工程完畢的所有工序。如赤坎的關禮湘(1882—1945),自小家貧,赴港做泥水工。由于認真好學,他很快當上了工頭,并入股成為“聯利”、“贊利”、“遠利”三家建筑公司的股東之一。1919年回鄉建設“湘廬”供家人居住。1929—1930年,他以“香港遠利公司”的名義回鄉承建關族圖書館工程。1932年,與關國才和關順一起投資三萬雙毫銀,在赤坎成立“保湘行建鋪公司”,專門幫人建筑騎樓商鋪。類似關禮湘的建筑工程隊在開平的各個家族都有,百合新梓園村的“持宣”和胡榮便是其中的代表。《儒良月刊》對他們的描述頗為典型:
  新梓園持宣,向業泥水建筑,人極聰明,早年習師香港,能繪圖設計算力計料,頗具天才。
  (胡榮)從幼習建筑業,為人忠厚,且和藹可親。從業迄今,已三十余年,省港各大建筑公司當工程司(師),因設計精密,頗為東家與業主所推重。
  (四)公共建筑裝飾的潛移默化作用
  開平僑鄉的建筑裝飾之所以如此多樣而且使用不同的技法,同時又被鄉人接受,這其中的一部分功勞來自散落在鄉間的大大小小的教會、學校、政府、祠堂、碉樓等公共建筑,村民對這些公共建筑里的拱券、柱式、卷草、渦卷等西方建筑元素習以為常,在潛移默化之中已經接受了這些裝飾工藝,等到自己建房子的時候,模仿那些風格便顯得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如:1900年前后建筑的冠英學校、1901年建成的“遜志軒”碉樓、1905年建成的龍背教堂等建筑,都是較早使用羅馬拱券和外廊的建筑;1905年建成的三層大樓嘉樂惠盲孤女校則是在平衡外來拱券裝飾的同時,使用了本地人熟悉的木棉花作為全樓的裝飾主題;由臺山和開平的余姓族人于1906至1914年建成的宗祠——“名賢余忠襄公祠”,更嘗試了開平祠堂建筑的新格局——不僅把西方柱式、拱券、鐵鑄工藝引入祠堂建筑,還參考古代書院的格局,在祠堂建筑后面建造“后樓”作為圖書館。此后,各姓各族陸續籌建祠堂,西式卷草紋、拱券、古典柱式等在祠堂建筑中越來越常見。民居的建筑裝飾風格也隨之變得更自由開放,工匠們任意拼湊各種建筑裝飾工藝,使之融為一體并符合本地人的審美與實用要求。因此,在設計上和裝飾上所反映的都是當地工匠包括樓主對西方建筑文化的理解與接受程度,而非外來者把西方的建筑意識強加于本地建筑之中。
  (五)香港、廣州的建筑風格對開平華僑建筑裝飾的影響
  香港作為開平華僑出國回國的必經之地,是華僑做生意的主要城市之一,無論在經濟、材料供應上,還是在人才、技術上,都是開平華僑建筑風格得以形成的基礎。其原因有二:一是香港的地理位置,二是華僑的香港經歷。華僑經年在香港活動,香港的建筑對其起著潛移默化的作用,有些華僑把從香港和外國帶回來的明信片或者畫冊出示給工匠,要求建造類似風格的建筑。同時不少工匠曾經在香港建筑工地當過泥水工,對類似的建筑風格有所涉獵,對其建造技術亦頗為熟練,故能應華僑的要求進行模仿建造。另外,因為華僑的關系,不少開平本土的建筑工程設總部于香港,以香港為中心向北美和東南亞、大洋洲等地區的族民籌款,水泥、鋼筋等建筑材料也通過香港購置。如當年開平私立開僑中學的校董會設于香港德輔道,1931年該校舍工程在香港開投,其目的當然是吸引香港的工程公司參與建設;又如,1929年成立的開平“新業堂”的總部也設于香港,方便招股;1929—1931年建成的赤坎關族圖書館的承辦商為香港遠利建筑公司。
  由于地域的關系,作為省會的廣州與開平的關系稍遜于香港,但也有不少海外歸僑到此就業與投資,因此成就了廣州對開平的影響,時有廣州的建筑公司回鄉承包工程。1933年,赤水旗尾村胡氏兩座紅樓即為黃重民執業的廣州建筑工程隊所建造;1934年,開平中學校舍工程在廣州招標,吸引了廣州及香港的建筑師參與投標。
  到投者頗為擁擠,省港以及內地之建筑公司參加投承者,計工十四處。開投結果,以美和公司投價七萬四千九百元為最低,達成公司投價七萬七千元次之,三票則為七萬八千元。查一二兩鬮均為本族族人所得,美和公司主事人為書樓族僑俊織、尚義兩君,達成公司則為塘邊鄉梓棨君之侄某君。開投后,昨經建校委員會審查,決議交與二鬮達成公司承建,承價仍減為七萬四千九百元。
  從這些大型建筑的承包商,可見香港和廣州在開平當地建筑行業所扮演的角色。這些承建商很多是開平人,在香港或者廣州執業,取得經驗后回鄉承辦工程。由此可知,香港與廣州的建筑風格與開平建筑的風格形成有著不可割舍的關系。
  三、開平華僑建筑裝飾的文化價值及其社會意義
  開平華僑建筑的裝飾反映了區域性歷史文化對其民居建筑的影響。鴉片戰爭以后至20世紀初,嶺南地區的建筑逐漸走向近代化,開平僑鄉不但反映了嶺南建筑的近代化歷程,甚至還是中國鄉村近代化轉型道路上的典型范例。
  開平僑鄉的灰雕和壁畫一方面表現了華僑在海外所看到的西方社會的現象,另一方面也表現了他們對故鄉發展的一種愿望,希望家鄉能夠如西方國家那樣,擁有飛機、火車、輪船、汽車和高樓大廈。這些裝飾在實際中應用頗多,某些畫家、工匠也能形成自己的風格,在當地取得一定的名氣,如當時最為出名的民國題材畫家周紫云,他的作品以佛青為基調,以高樓、輪船、戴氈帽的華僑等為主要表現題材。但是,由于社會政治的原因,此種題材的裝飾風格在僑鄉流行的時間較為短暫,從20世紀20年代至1949年左右,整體上仍然停留在較低的水平上,并未如中國傳統文人畫,或者有地方特色的風俗畫(如楊柳青)那樣形成一種畫派,得以長久傳承。不可否認的是,作為嶺南灰雕壁畫派系的分支,它積極地推動了僑鄉實用裝飾美術的發展。然而開平僑鄉的建筑裝飾只是曇花一現,缺乏如其他藝術門類那樣有世代繼承的社會基礎。
  縱觀民國期間開平的華僑建筑,其建筑的形式與屋主和工匠的生活經歷有著極大的關系。不少屋主、建筑師都有海外生活和學習的經歷,部分泥水工匠們亦曾經在廣州、中國香港、中國澳門以及東南亞等地工作過,對西方建筑裝飾工藝有一定的認識,更常常有香港和廣州的建筑公司到開平來競標大型建筑工程。承包商在設計和建造的時候,憑經驗或參看海外帶回來的畫報、明信片、建筑設計圖紙等,任意模仿西方歷史上各種建筑風格,或根據樓主的要求而自由組合、拼湊各種裝飾形式。這些建筑具有折衷主義的特征:不講求固定的法式,只注重形式美。這正反映了某個特定歷史時期僑鄉民眾的思想取向,是區域性建筑文化現象,開平僑鄉的建筑也由此富有獨特的地方文化色彩。因此,筆者認為,我們不能籠統地以某種西方建筑風格來形容或概括開平僑鄉建筑的風格,其價值并不以建筑的風格是否符合西方標準來衡量,而在于這些建筑背后的文化意義。


  作者系五邑大學土木建筑學院講師。
  來源:《嶺南風物》

三分彩200期走势图 学生团队怎么赚钱 欢乐捕鱼原理 王者传奇官方正版 win007足球即时比分 皇家飞艇app下载 免费麻将游戏机 恐怖嘉年华破解版下载 北京pk10计划免费 线下福利彩票打印软件 皇家重庆时时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