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彩200期走势图

倪陽:建筑承載歷史傳承文化

2018-08-20 來源:

(作者系第十一、十二屆省政協委員,民進中央委員)

  我是一個對建筑設計及城市規劃特別投入的設計師。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建筑,任何一個經典建筑的價值,都是遠遠超出其使用意義的,是一種文化乃至歷史的載體。
  世博會中國館
  在我的作品中,應該是上海世博會中國館最為著名。我和團隊從中國文化元素中挖掘、提煉,形成了以“鼎盛中華”為理念的設計方案。全國總共三四百個方案,結果是我帶領這個團隊的方案中了。當時,為了落實這個設計項目,一年的時間里我飛了差不多70次吧,每星期起碼三天泡在那兒,不斷跟施工方進行磨合,讓他們理解和支持設計思想。
  說起來,設計方案中還有件趣事。我們原設計方案中中國館外面是有一層罩子的,是有一層水幕和鋼絲的,一個半透明的東西放在水面上,中國館是隱隱約約地在這么個“方盒子”里頭。我希望人們是不知不覺中進入到館里去,不要產生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但當時中了標之后,一些領導人希望我們把這個“面紗”給摘掉,說“我們中國已經憋屈了這么長時間,露出來不好嗎?”而且,設計后來又被加了9米高的大步級。這座中國紅的斗拱形狀“東方之冠”就這樣聳立起來,在世博園里各館中顯得獨樹一幟。
  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擴建工程
  我們設計的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擴建工程,外界都認為非常有特色,對外形的象征意義有不同的說法。國人的思維慣性,是喜歡形象化思維。我們每次做一個設計出來,人們都會提這個問題:這個象征什么啊?這個紀念館看上去像個船,我們就說叫“和平之舟”;或者說叫“斷劍”,因為中間有一段是沉下去的造型,指著東面日本那個方向。但是實際上,從建筑設計的角度來講,更多的是理性地去分析從城市的、建筑的到使用功能各方面條件,然后進行一些邏輯的生成。紀念館做成這么一個外形,最首要的因素是地形就是尖形的。還有,在這么一個形狀的地皮,要求做出一個萬人廣場,這也是有一定難度的。那個地方真正能建廣場的中間地段,是站不了一萬人的。所以我把紀念館做成傾斜的,一邊的屋頂和地面連在一起,在集會時人群可以到屋頂上去了,這樣才可以容納上萬人。這樣,展館頂就成了傾斜的三角形,看起來就像是船頭的那個感覺。我們是先順著功能和條件所設計出來的,它后來的形態也是自然呈現出來。而不是我先想做一個和平之舟,或者是斷劍,然后往里面填功能。
  紀念館的內部設計也很講究。這個展館比較長,將近100米。于是,我設計了一個百分之三的坡度,一般人對這個坡度是不太感覺得到的。而且,我把展覽路線設計成之字形的,那么參觀者走起來會重心有些偏,一會是往這邊,一會是往那邊,這樣會造成心理上的不舒適。很多人從展館出來后會覺得不舒服,這一部分原因是被展覽所講述歷史的東西震撼住了,而設計上在生理和心理上加劇了這種難受的反應,這是讓人們綜合體驗的一種設計。我們就是想在這個地方給人造成一種不舒適感,把人帶入到那種悲憤交加、非常無助的一個時代。這樣,通過建筑設計就加強了展覽效果。
  后來,我們又設計了第三期工程,主要是勝利廣場及公共場所。前兩期很令人沉重,很多人說看了萬人坑和冥思廳之后,到了和平公園心情還沒平復。于是,紀念館要建一個兩萬平方米左右的抗戰勝利紀念廣場。我們設計的這個廣場,要兼顧到一些儀式性的需求,以及平時市民活動的需求,搞紀念活動之余的360多天的使用也很重要,而且廣場底下還建一個大型的交通樞紐站。尤其是勝利本身是令人開心、振奮的,表達手法也是強化這方面情緒。所以在設計上,不是像一期那樣用硬的、冰冷的線條,我們把廣場中央設計成螺旋形狀,比較柔和、輕松和開放,顯得生活化一點。它與前面的紀念館用一個綠化道過渡,不會有一個非常突然的碰撞。還做了一個勝利之墻和紀念館,有很多日本受降的記錄和照片等。當時,日本在這一片戰區(包括遠東、蘇聯那邊、韓國、東南亞一帶)有17個受降點,但是在中國南京的受降點是最重要的。
  哈爾濱侵華日軍第731部隊罪證陳列館
  我們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項目,也是跟抗戰相關,與731細菌戰有關的——哈爾濱侵華日軍第731部隊罪證陳列館。那里是日本拿活人去做細菌試驗的一個基地,在那地方殺害了有3000人左右,都有真實姓名的記錄。這些被當試驗品的人,基本上都是反日的,不光是中國人,也有蘇聯人和韓國人。我看了介紹,試驗過程十分殘忍的。我由衷地感到:對于一個國家來講,太弱的話老百姓遭罪,真是生不如死。我們對這些有了認識,做設計時會加深了解,并且把它表現出來。你從設計圖上可以看到,整個館是黑灰色調,粗硬線條,如同所說的是“昭示歷史的黑盒。”
  珠江新城
  我參與了珠江新城的西塔、利通大廈、財富中心等項目的設計。有幾個遺憾的地方。珠江新城中軸線最早的規劃有雙子塔,結果最后雙子塔沒有形成,我覺得有點郁悶的。因為,在全世界都沒有這么好的條件,建一對雙子塔在中軸線上。馬來西亞的雙子塔和美國世貿被炸的那個,它們都不在中軸線上。廣州如果真的建成了雙子塔的話,那這個景觀將是在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也就是說,我們不需要跟人家比有錢,比高,斗來斗去有什么意思呢。比人家有特色,這才最巧妙的一種勝利,或者是事半功倍的做好一件事。我哈佛大學那位老師說得好:“不做Number One,要做Only One。” 然而,那個位置最后做成的兩棟建筑是一高一低,一個三角形一個方的。這一點是令我心痛的。還有一點就是珠江新城的城市規劃。中國近年各地都在快速地建設,很多時候規劃來不及進行思考,就會留下很多后遺癥。而有些結構性的后遺癥,是永遠無法彌補的。這個問題在珠江新城的體現,就是太注重形式了。在一個真正規劃得好的城市里頭,街道的尺度是有講究的,令環境跟人的關系融洽。街道不要太寬,二三十米就可以了,兩邊要形成一些商業氣氛,還有些小廣場和商鋪之類的,讓人在里頭走起來會很舒服的,讓行人可以進入的,跟人產生某種關系的。而在珠江新城里,除了少數街區之外,很多街區不適合步行,英文里說的walkable,很多地方都是那種大街區、大廣場,有的地方還建了一堵墻,或者做了一個綠化帶,行人就只能看,卻進入不了,結果只想快點走過去。而走過去有200米遠,這樣的區域對行人產生了一種疏離冰冷的感覺,就割裂了人和城市的一種關系。我覺得,這是珠江新城一個比較失敗的地方。過于注重的是關注利用中軸線做很多花哨的東西。
  著名城市規劃師、建筑師沙里寧說過:“讓我看看你的城市,我就知道你的人民在追求什么。 ”隨著中國城市建設的快速發展,人們對于城市規劃和建筑設想也在變化。那么,什么樣的城市、街道和建筑才是最好的,是不是一味“高大上”就是最體現現代感的呢?城市是有感情的,有自身規律的。而提升一個城市的整體素質,也需要各方的努力,而不僅僅是靠設計師就可以做到的。

  來源:省政協文史辦

三分彩200期走势图 金蟾捕鱼打卷赢话费 极速时时开奖结果 北京pk10预测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带你玩重庆时时彩的人 定位胆个位稳赚公式 手机捕鱼财神 陕西快乐10分遗漏数据查询 印度出卖肉体赚钱 pk10安卓软件下载排行